• 通知:《五台山在线》网站更名为《金色世界》,欢迎继续访问。
  • 当前位置: 五台山>佛教经文>经典原文>

    《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卷四·五台山行记

    时间:2020-08-05 15:53-来源:未知-点击:
    文:德华居士


    五台山志残卷

    P.2977号

    佛说《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云:南阎浮提东北方有/金色世界清凉宝山(1),其山五峰迥耸,万仞峨/嵯,府(俯)视人寰,傍观日月(2),仲夏季月,花木芳/荣(3),常切寒风,每凝冰雪,所以众号清凉山矣(4)。/文殊大士(5),现在其中。中台高四十里,顶有平地/三百余顷(6);孟冬积雪,仲夏方消,异草名花,/间出其顶(7);六七里下,方有树木,阳面有枝,/阴面无叶(8)。傍有池水,名号太华,人见浅深,/随其福德(9)。

    东台高三十七里(10),亦无树木,顶平/地五亩(顷)已来(11)。异鸟灵禽,梵音响亮,名花/软草,烂(兰)若红祠(12)。上有孔省(雀)台(13),凤凰穴(14),/那罗延窟(15),斫伽罗山(16)。东望沧溟,如观掌内。

    [题解]

    《五台山志残卷》,附写在P.2977号《法宝东流因缘》之后,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黄永武《敦煌遗书最新目录》都没有命名。文书仅存五台山的立名、中台、东台三部分,校之于S.529号背《诸山圣迹志》第一五台山部分,其词句、书写顺序、格式与内容完全一致。由此推知,唐五代时在敦煌地区流传有《五台山志》,本卷当为《五台山志》抄本。

    [校注]

    (1)S.529号《诸山圣迹志》“北方”后有“震旦国”三字。

    (2)府视人寰傍日月:S.529号作“府视人寰,傍观日月”。“”,“观”的异体字。

    (3)花木芳荣:S.529号作“花木庭荣”。

    (4)清凉山:又称清凉宝山,即五台山。《古清凉传》卷上曰:“谨按《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云:东北方,有菩萨住处,名清凉山。……今山上有清凉寺,下有五台县清凉府,此实当为龟鉴矣。一名五台山,其中五山高耸,顶上并不生林木,事同积土,故谓之台矣。郦道元《水经注》云:其山,五峰巍然,迥出群山之上,故谓之五峰。”《广清凉传》卷上曰:“按《华严经疏》云:清凉山者,即代州雁门郡五台山也。以岁积坚冰,夏仍飞雪,曾无炎暑,故曰清凉。五峰耸山,顶无林木,如累土之台,故曰五台。”《续清凉传》卷上:“夫清凉山者,大唐东北,燕赵西南,山名紫府,地名清凉,乃菩萨修行之地,是神龙久住之乡,冬观五顶如银,夏睹千峰似锦,实文殊之窟宅。”五台山,山有五峰,又称五峰,或五老峰。P.4641号《五台山圣境赞》:“震旦五峰添圣花,汉朝七日放光明。”P.5005号《送薛弁归河东举》诗:“薛住故乡处,五老峰西头。”《宋高僧传》卷六《唐五台山华严寺志远传》:“因命同辈,追游五峰。”卷二一《唐清凉山秘魔严常遇传》:“大中四年,杖锡离燕,孤征朔雪,祁冱千里,径涉五峰。”

    (5)文殊大土:《宋高僧传》卷二《唐五台山佛陀波利传》:“闻文殊大士隐迹此山。”文殊,常称大圣。P.4077、P.4514、P.4045号《文殊师利像题记》曰:“此五台山中文殊师利大圣真仪变现多般,威灵叵测,久成正觉,隐法界身,□广大相,与万菩萨住清凉山。”传说文殊菩萨常化现于五台山中:《古清凉传》卷上:“谨按《华严经·菩萨住处品》

    云:……过去有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有一万菩萨,常为说法。”P.2483号《五台山赞》曰:“文殊菩萨五台山,遍化神通在世间,或现大身遍世间,或现小身磔(待查)微尘。……菩萨或然现两足,或现虚空遍世间,或时化作九色鹿,或即化作莽蛇身,或然变现虚空坐,或则化作老人身。”关于文殊菩萨化现于五台山,S.397、S.529、P.3931号等地理文书及P.3360、S.467、S.2080、S.2985、S.4012号《五台山曲子词》;P.4560、P.4608、P.4625、P.4805、P.4847、S.4039、S.5456、S.5473、S.5487、S.5573、B8325号(此卷号似有误)《五台山赞》(甲类);P.3645、P.2483、S.370号《五台山赞》(乙类);P.2483号《五台山赞》(丙类);P.4617、P.4641、S.4504号《五台山圣境赞》及P.3644号《礼五台山偈》中都有记载。

    (6)S.529号同,唯“三百余顷,作“三二百顷”。《古清凉传》卷上:“中台,高四十里,顶上平地,周回六里零二百步。”

    (7)间出其顶:其,S.529号作“台”。

    (8)阳面有枝阴面无叶:S.529号作“阳面枝,阴北叶”。《古清凉传》卷上曰“台顶四畔,各二里,绝无树木,唯有细草霍靡存焉。诸台,无树有草,例皆准此。”S.529号:“去台顶六七里外,方有树木。”

    (9)太华池,S.529号曰:“上有一池水,名曰□华。人见深浅,随其福德,清澈赞叹,味极甜甜,此是东圣澡盥处也。”《古清凉传》卷上:“……稍近西北,有太华泉,亦名□池。周回三十八步,水深一尺四寸。前后感者,或深或浅不同,其水清澈凝映,未尝减竭,皆为圣人盥漱之处。”卷下曰:“时有一尼,独往太华池供养。”《续高僧传》卷二五《释明隐传》:“五台山者,S.为神圣所息,中台最高,所望诸山并下,上有大泉名曰太华,傍有二塔。”太华池,又名玉华池。S.467《五台山曲子六首》中台,“玉花池,金沙畔,冰窟千年,到者身心战,合掌望空重发愿,五色祥云一日三回现。”S.2080号玉花池作玉华池。P.4617号《五台山圣境赞》中台,“玉华潜与海门通,四面山朝势不同。”P.2483号《五台山赞》:《中台顶上玉华泉”。

    (10)三十七里:S.529号同。《古清凉传》作“三十八里”。

    (11)顶有平地五亩已来:《古清凉传》作“顶上平地,周回三里。”S.529号作“顶有平[地]五顷已来”。亩,“顷”之误也。

    (12)烂若红祠:烂,“兰”之误也。

    (13)孔省台:省,“雀”之误也。S.529号作“孔穴”。

    (14)凤凰穴:S.529号作“凤凰岩”。

    (15)那罗延窟:S.529号、《广清凉传》皆载东台有那罗延窟,P.4617号《五台山圣境赞》东台:“风云每从岩下起,那罗延窟有龙蟠。”P.4647号《五台山赞》:“东台东脚那罗延”。

    (16)斫伽罗山:《广清凉传》作“研伽罗山”,“东台,旧名雪峰,山麓有研伽罗山。当是。

    往五台山行记

    P.3973号

    (前缺)

    城内

    十里,有真身毗沙门天王。/代州圆果寺有舍利塔(1)。/

    去过雁门关(2),南至忻州,内有仁泽寺,/开元寺,铁佛寺(3)。

    一戊寅年出沙州(4),/二月二十至五台山,又名清凉山。五台山者,文殊菩萨居处(5)。辛卯岁(6)十一月回路到□(后缺)

    (后缺)

    [题解]

    P.3973号,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P.3973,千字文残卷(有注)。背为兄弟无语分事一道。”黄永武《敦煌遗书最新目录》以《千字文残卷》为正面。在《十字文注》前部有六行残文,审其内容,实为敦煌一僧人自晋北入代经雁门关到五台山行记,残卷记载该僧人戊寅年从沙州出发,二月二十日至五台山,辛卯年十月返回沙州,故定名为《往五台山行记》。与S.397、P.4648号同属一类。而S.397、P.4648号皆记载从晋南到五台山路线,反映沙州到五台山路程取瓜、肃、甘、凉、灵、方渠镇、邠、长安、东京、太原、五台山,且研究的人比较多。本卷的价值在于揭示了唐末五代沙州到五台山还有一条北道,即从灵州北折,经丰、胜、朔、代、忻到五台山。本卷长期湮没无闻,无人对其进行过研究。

    [校注]

    (1)S.2977号《法宝东流因缘》记载阿育王造舍利塔,大唐国境内有一十九所,“代州香谷县圆果寺”为其一。代州圆果寺在代州城内,代州治雁门县,雁门县不曾称香谷县,疑香谷为雁门之误。《嘉庆一统志》代州圆果寺“在州城东北隅,隋开皇中建,有砖塔,高一百二十尺。”

    (2)雁门关:唐代州雁门县。据《新唐书·地理志》“有东陉关、西陉关。”西陉关即雁门关,在雁门县北。《隋书·地理志》:雁门郡“有关官,有长城,有叠头山,有夏屋山。”《明史·地理志》:代州“句注山在西,亦名西陉,亦曰雁门山,其北为雁门关,……又于关北置广武营城。”《嘉庆重修一统志》:代州直隶州关隘“雁门关,在州西北三十里,一名西陉关。《唐书·地理志》代州雁门县有东陉、西陉二关。《太平寰宇记》西陉关,在雁门县西北五十里。《州志》在雁门山上,东西山岩峭拔,中路盘旋崎岖,唐于绝顶置关,元时关废。明初移今所。筑城周二里有奇,两山夹峙,形势雄胜,即句注故道也。西抵宁武偏头,东连紫荆倒马,逼近朔州威远,为山之屏垣。”P.2511号《诸道山河地名要略第二》记载代州十三塞中有西陆山,疑为西陉山,但方位异,“在唐林县界”。本卷先至代州,然后经雁门关至忻州,或唐末五代时雁门关位置有所变动。《通典》卷一百七十九代州雁门郡:“郡城,后魏所置。郡南三十里有东陉关,甚险固”。本卷之雁门关或即东陉关。

    (3)《嘉庆重修一统志》忻州直隶州有名寺五:香泉寺、兴国寺、福田寺、华盖寺、功德寺。仅兴国寺在州城内,唐仪凤中建。本卷所记仁泽、开元、铁佛三寺,名皆不载史籍,本卷可补其不足。

    (4)唐五代宋初戊寅年有公元618、678、738、798、858、918、978年。本卷所述戊寅年当于唐未五代宋初求之。

    (5)见P.2977号《五台山志残卷》注(5)、(6)。

    (6)唐五代宋初辛卯岁有公元631、691、751、811、871、931、991年。本卷辛卯岁当于唐末五代求之。

    往五台山行记

    P.4648号

    (前缺)



    早晨离州(1),二十余[里],地至

    至酉时到牛仿店吴家安下。/七日至天井关张家(2),吃饭后,至泽州开元寺主院/内宿(3)。

    九日斋后,离泽州,至新店宿。十日至□□/县十五里吃食斋(4),又行八十里至寒店高家□(5)。/十一日卯时起,行四十里到潞府城南,李家受供□(养)(6)。/

    二月十一日入城。十二日参使。延唐寺常住院安□。/巡礼开元寺内二塔、龙兴寺有塔,广济禅院、延庆禅[院](7)有二塔、/普通、楞严禅院、胜愿尼寺、上生尼[寺](8)。/城内诸寺有七大藏经。十三日参王侍中(9),屋□□/其妙供养。十四[日]女弟子氏施香一两,受[供养]。/十五日天王院供养。十六日有市内弟子供养。/十七[日]市内李八郎家供养。

    十七日巳时离潞/府进行四十里,至积石驿乔家宿。至十八日进行/四十里至太平驿王家受供养(10),又行四十里,/至思亭驿宿。十九日于思亭驿受供养,/斋后发行,四十里至乱柳宿。廿日受供养,/斋后进程,行五十里至交口宿。廿日卯时发行,/三十里于团城驿赵家受供养,又行四十里,/到南石会关宿。廿二日卯时发行,到北石会关/行十里(11),于忽延家受供养,又行四十里,到/团(?)P.谷口普通禅院宿(12)。廿三日卯时发行,二十里/至团柏店张家受供养,又行四十里,至徐沟李家/宿。

    廿四日卯时发行卅里南桥受供养,又行十里/到太原城内,大安寺内常住库安下(13)。廿五日前衙参/太傅。二月廿八日下手画台山图(14)。廿九日长画至终。/

    三月十七日巡游诸寺,在河东城内(15)。第一礼大崇/福寺(16),入得寺门,有五层乾元长寿阁。又入大/中寺,入得寺门,有大阁,有铁佛一尊。入净明寺,/有真身舍利塔。相次城内游礼皆遍。

    又于京西北及正西山内(17),有一十所山寺,皆遍礼/讫。京西北有开化大阁,兼有石佛一尊,又正西有/山,有阁一所,名童子像阁(18),兼有石佛。

    (后缺)

    [题解]

    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P.4648,旅行日记(盖往礼五台山者)。”黄永武《敦煌宝藏》亦定名为《旅行日记》。据本卷文意及行程路线,应定名为《往五台山行记》。本卷首尾残缺,起于怀州至于太原,残存三十四行。

    [校注]

    (1)应是怀州,《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六:怀州“北至泽州一百四十里”。

    (2)《元和郡县图志》卷十五泽州晋城县:“天井故关,一名太行关,在县南四十五里太行山上。”

    (3)泽州,属潞州节度使管,开元寺为泽州名寺。

    (4)至□□县,应作“至高平县”,高平县在泽州北八十里,泽潞通道经其城。

    (5)□,以文义揆之,应作“宿”。

    (6)缺字应作“养”。潞府城,指潞州节度使治所上党县。《新唐书·地理志》:“潞州上党郡,大都督府。”《旧唐书·地理志》:“昭义军节度使,治潞州,领潞、泽、邢、洺、磁五州。”唐末五代时,对节镇治所称府,如《诸山圣迹志》称镇州为镇府,魏州为魏府。

    (7)应作“禅院”。

    (8)应作“尼寺”。

    (9)王侍中:其人待考。

    (10)《资治通鉴》卷二九一胡三省注:“太平驿在潞州北八十里。”卷二四八注:“太平驿,东南距潞州八十里。”

    (11)石会关:潞州至太原必经之地,是太原南边重要关口,文献记载较多,但记石会关有南北二关,仅此一处。

    (12)《资治通鉴》卷二九一胡三省注:“宋白曰:梁侯驿,在团柏谷南,太平驿西北。”《元丰九域志》卷四太原府祁县有“团柏一镇。”《明史·地理志》太原府祁县“又东有团柏谷。”

    (13)太原大安寺;S.397号有详载。

    (14)台山图:即五台山图。敦煌莫高窟第九窟中心柱东向龛内南壁、第六十一窟西壁、第一百四十四窟西壁帐门南侧、第一百五十九窟西壁帐门北侧、第二百二十二窟西壁帐门南、北侧、第二百三十七窟西壁帐门北侧,第三百六十一窟西壁龛内北侧帐扉皆画有五台山图。

    (15)《旧唐书·地理志》:“河东节度使,治太原府”。故太原又称河东城。

    (16)大崇福寺:唐五代太原名寺之一。《续高僧传》和《宋高僧传》记载有许多名僧出于太原大崇福寺。

    (17)太原城正西和西北是蒙山和悬瓮山。《元和郡县图志》—卷十三太原府晋阳县:“悬瓮山,一名龙山,在县西南十二里。”“蒙山,在县西北十里。”《明史·地理志》太原府太原县:“太原,府西南。西有悬瓮山,一名龙山,……西北有蒙山。”

    (18)童子寺:太原名寺,在龙山上。

    往五台山行记

    S.397号

    (前缺)

    于大安寺(1)下。其寺寺前有五风楼,九间大/殿,九间讲堂,一万斤钟。大悲院有铸金/铜大悲菩萨四十二擘,高一丈二尺。修造/功德主、大德内殿供奉慧胜大师,赐紫澄隐。/弥勒院主内殿供奉净戒大师,赐紫澄漪。次有/经藏院,有大藏五千六百卷经并足。文殊/院有长讲《维摩经》座主继伦。门楼院/有讲《唯识论》、《维摩经》、造《药师经抄》座/主道枢。

    寺后有三学院(2),内长有诸方/听众,经、律、论进业者共八十人。院主/讲《唯识论》、《因明论》、《维摩论》。六时礼忏,/长着布衣,不见夫人娘子。有寺主/大德赐紫讲《维摩经》及文章怀真。/药院有长讲《法花(华)经》、六时礼忏、着布衣崇德。/

    五月廿一日,从北京(3)出至白杨树店冯家宿,/计五十里。五月廿二日到大于店尹家栢宿,/计七十里。五月二十三日到忻州(4)南赵家/店六十里。廿四日从忻州行至定/相(襄)县四十里张家宿。

    廿五日从定相(襄)(5)/起,至台山南门建安尼院宿,计四十里。文殊堂后/大榆树两个。廿六日从建安尼院起,至大贤岭(6)饭,四十里兼过/山,名思良岭(7)。/

    又到佛光寺(8)四十里宿。廿七日夜见圣灯,一十八遍现。/兼有大佛殿七间,中间三尊两面文殊、普贤菩萨。/弥勒阁三层七间,七十二贤、万菩萨、十六罗汉、解脱/和尚真身塔、锁骨子和尚塔,云是文殊、普贤化现(9)。/常住院大楼五间,上层是经藏,于下安众,日供/僧五百余人。房廊殿宇更有数院,功德佛事/极多,难可具载。/

    廿九日从佛光寺起,又至圣寿寺(10),尼众所居,受斋/食,相去十里。斋竟,又行十里至福圣寺(11),寺有(后缺)

    (后缺)

    [题解]

    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S.0397号,五台山行记拟。说明:本号前后两片,似倒置文言某年五月二十一日从北京(太原)出发,五月二十三日到忻州南赵家店,二十五日从定相(襄)至五台山南门建安尼院,于是即参拜佛光寺、圣寿寺、福圣寺及其圣迹。另片专记大安寺情况,并寺内各院主讲大师,计弥勒院为澄漪,文殊院为继伦,门搂院为道枢,药师院为崇德。”黄永武《敦煌宝藏》亦定名为《五台山行记》。本卷首尾残缺,残存三十一行。据《宋高僧传》卷三十三《息尘传》,本卷当写于后唐长兴二年以后。

    [校注]

    (1)大安寺:太原名寺,在河东城内。见P.4648号《往五台山行记》。

    (2)大安寺三学院,后唐长兴二年所建。《宋高僧传》卷二十三《晋太原永和三学院息尘传》曰:“于天祐二年,李氏奄有河东,武皇帝请大安寺净土院四事供养,专览藏教,修炼生业,设无遮大斋,前后五会。……后唐长兴二年众请于大安寺后,建三学院一所,供待四方请众。时又讲华严新经,传授于崇福寺院继晖法师,由是三年不出院门,一字一礼华严经一遍,字字礼佛名经。共一百二十卷。”

    (3)北京:即太原。《新唐书·地理志》:“北都,天授元年置,神龙元午罢,开元十一年复置,天宝元年曰北京,上元二年罢,肃宗元年复为北都。”《旧唐书·地理志》、《元和郡县图志》并同。后唐同光元年以太原为西京,建都洛阳后,又改太原为北京,后晋、后汉继之。

    (4)忻州:《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四忻州“南至太原府一百八十里。”《元丰九域志》卷第四作一百六十五里。《资治通鉴》卷二六三昭宗天复二年胡三省注:“晋阳北至忻州一百七十里。”

    (5)定相:诸志并作“定襄”。《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四作四十五里。

    (6)大贤岭:按里程在唐五台县附近,其确切地望待考。

    (7)思良岭:《宋高僧传》卷二十二《唐五台山善住阁院无染传》:“近闻佛陀波利自西国来,不倦流沙,无辞雪岭,而寻圣迹,高宗朝至五台山思量岭,启告扣礼,乃见老人。”

    (8)《古清凉传》卷上:解脱和尚“自尔常顿法华,并作佛光等观。”“南台,……台西有佛光山,下有佛光寺,孝文所立,有佛堂三间,僧室十余间,尊仪萧穆,林泉清茂。”《广清凉传》卷上:“佛光寺,燕宕昌王所立,四面林峦,中心平旦。宕昌王巡游礼谒,至此山门,遇佛神光,山林遍照,因置额,名佛光寺,唐正观七年,五台县昭果寺解脱禅师重加修建,事如惠详传所说。”会昌灭佛,佛光寺被废,《宋高僧传》卷二十七《唐五台山佛光寺愿诚传》:“无何,会昌中随例停留,唯诚志不动摇,及大中再崇释氏,选定僧员,诚独为首矣。遂乃重寻佛光寺,已从荒顿,发心次第新成,美声洋洋闻于帝听。”S.5473号《五台山赞》:“佛光寺里不思议,玛瑙珍珠青殿基,解脱和尚灭度后,结跏跌座笑议议。”

    (9)《宋高僧传》卷二十七《唐五台山佛光寺法兴传》:“即修功德,建三层七间弥勒大阁,高九十五尺,尊像七十二位圣贤,八大龙王,罄从严饰。”

    (10)圣寿寺:P.3931号《印度普化大师游五台山日记》有载。

    (11)福圣寺:P.3931号有载。

    印度普化大师游五台山启文

    P.3931号

    起居圣躬,臣伏限守镇,不获亲赴祠庭,臣无/任瞻天望日屏营之至,谨奉表/起居,以褕臣顿首,僧牒(1),牒法师者,中印度/之人也(2)。利名如来贤,历代为君,霸化氏国,乃释/种之苗矣。自幼出家,会五明,解八般书(3),诸/国宗师推为法器。游方志切,利物情殷,爰别梵/遐,登雪岭万里(4),水山晓夜,岂词于凉山;别千/重沙漠(5),春秋不惮于暑寒之苦;曾达朕封,淹/停岁月,今则言旋震城,誓谒清凉,经行恐滥/于时流,解学全高于往哲,华区莫(牟)彦(6),京府王/臣,请阅梵文,便知敏昧,愿为灵越(岳)(7),勿见栖迟,/共成有学之心,必获无壃之福。/

    夫周昭王代,佛出西天(8),汉明帝时,法传东夏(9),/自后累有三藏,携瓶东至五峰(10)。玄奘遇于德宗,/波利逢于大圣。前无垢藏,幸遇/庄皇(11),此吉祥天,喜逢今圣。师乃生长在/摩竭陁国内(12),出家于那烂陁寺中(13),唐标三藏/普化大师,梵号囉麽室利祢缚(14)。早者别/中天之鹫岭(15),趋上国之清凉,历十万里之/危途,岂辞艰阻;登百千重之峻岭,守惮劬/劳。昨四月十九日平[旦]达华严寺,寻礼真容(16),/果谐夙愿。瞻虔至夜,宿在殿中,持念更深,圣灯/忽现(17),举众皆睹,无不忻然。廿日再启虔诚,重/趋圣殿,夜观真相,忽现毫光,晃辉尊/颜,如悬朗月,睹期圣端,转切慇勤。廿一日登/善住阁(18),礼肉罗睺(19),叹文殊而化现真身,嗟栖/氏而生圣质。廿二日游王子寺(20),上罗汉堂,礼降/龙大师真[容](21),看新罗王子塔(22)。廿三日入金刚圣窟(29),/访波利前踪(24),玩水寻山,回归寺内。廿四日上中台,/登崄道,遇玉华之故寺(25),历菩提之新菴,斋/毕充冲云,诣西台顶,寻维摩对谈法座(26),睹/文殊师子灵迹(27)。巡礼未周,五色云现,攀绿/岫,翻青沙,恣意巡游,回归宿舍。廿五日往北台,/穿碧雾,过骆驼(28),渡龙泉水(29),启告再三,至/东台宿。晚际有化金桥(30),久而方灭,来晨斋/上米铺(31),却往华严寺驻泊一宵。次游竹林(32)、金阁(33),/过南台宿。灵境看神钟(34),礼圣金佛。旦登途/至法花(华)寺(35),斋差而别,奔赴佛光寺(36),音乐喧天,幡/花覆地,礼弥勒之大像,游涅盘(槃)之巨蓝。焚香解/脱师前(37),圣贤虔礼于楼上,宿于常住(38)。发骑来晨,斋于圣寿/寺中(39),宿在福圣寺内(40)。礼佛之次,忽有祥云之/中,化菩萨三尊,举众皆礼敬。次至文殊尼寺(41),兼/游香谷梵宫,宿在清凉(42),登峻层道,谒清峰/道者,开万菩萨堂,游玩侵宵。来朝过岭,兼/诸寺院兰若,并已周遍,却到华严寺设斋告别,/登途之际,四众攀留,既逞速已再三,伏惟/千万。

    [题解]

    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曰:“P.3931,书启公文。内有印度普化大师(摩竭陀国人)游五台山日记,又回鹘上表两篇。”此文书实为普化大师游五台山启文,启中主要按时间顺序记载了普化大师从印度来至中国五台山后巡礼各寺的情况。故定名为《印度普化大师游五台山启文》。

    [校注]

    (1)“僧牒”二字,原卷非墨笔所书,似用朱笔赤书。本卷中附有普化大师的僧牒:“僧牒:高超像季,迥达真宗,五乘驰骤于心田,三藏波飞于口海。携囊鹫岭,卑闻吼石之能;振锡金河,每听鞕尸之力,悲力普化,志存游方,遂乃远别中天,来经上国。翻传妙典,释布灵签,为梵宇之笙簧,作缁徒之龟镜。今则誓游震旦,愿睹文殊,继往哲之遗踪,踵前贤之令迹。所经郡国,要在逢迎,共助良缘,同修上善。”

    (2)中印度:又称中天竺。时印度分为东、西、南、北、中五部分。中印度指今印度北部及尼泊尔一带。

    (3)书:原墨书作“太”,后朱笔改为“书”。

    (4)雪岭:《大唐西域记》卷二曰:“五印度之境,周九万余里,三垂大海,北背雪山”。雪山,指今喜马拉雅山脉及兴都库什山脉。古代中印陆路交通须经几座雪山,据《大唐西域记》卷十二载:揭职至梵衍那,迦毕试至滥波皆有雪山,从活国往东至乌鎩国有葱岭:“崖岭数百重,幽谷陵峻,恒积冰雪,寒风劲列。“《高僧传》卷三《法显传》:“有顷至葱岭,岭冬夏积雪,有恶龙吐毒雨砂砾,山路艰危,壁立千仞。”

    (5)沙漠:指中国西部及中亚地区的沙漠。《高僧传》卷三《法显传》曰:“发自长安,西度流沙,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四顾茫茫,莫测所之,唯视日以准东西,望人骨以标行路耳。屡有热风恶鬼,遇之必死。”

    (6)莫:应为“牟”,《诸山圣迹志》作“牟彦”。

    (7)灵越:应为“灵岳”。

    (8)西天:即印度,又称西天竺。《历代法宝记》曰:“《周书异记》曰:昭王甲寅岁佛生,穆王壬申岁佛灭度。”

    (9)东夏:指中国。《历代法宝记》记载东汉明帝夜梦金人,即遣蔡愔、秦景等往西天,得迦叶摩腾、竺法兰二人,来至洛阳,翻译佛经,传播佛教,为佛教东传之始。

    (10)五峰:即五台山,《广清凉传》卷中曰:“然此台山一境,上下五峰。”

    (11)庄皇:后唐庄宗皇帝。

    (12)摩竭陁国:印度十六大国之一,在印度北部,都王舍城。季羡林《大唐西域记校注》认为其领域相当今印度比哈尔邦的巴特和雅地方。

    (13)那烂陁寺:在中印度摩竭陁国都王舍城北部。《大唐西域记》卷九:“从此(王舍城)北行三十里,至那烂陁僧伽蓝。”

    (14)昔化大师:据《旧五代史·晋高祖纪》天福年间有两个称室利的印度僧人,一是天福二年正月:“是日,诏曰:‘西天中印土摩竭陀舍卫国大菩提寺三藏阿阇梨沙门室利缚罗宜赐号弘梵大师。’”天福六年六月“甲辰,迦叶弥陀国喧(待查)哩以佛牙泛海而至。”据本卷,普化大师在后唐时,被称为三藏普化大师,与天福六年迦叶弥陀国哩在时间及来中国路线上相差甚远。疑普化大师即后晋赐号弘梵大师之室利缚罗。

    (15)鹫岭:又称鹫峰,在中印度摩竭陀国旧王舍城北。《大唐西域记》卷九:“宫城(旧王舍城)东北行四十五里,至姞栗陀罗矩吒山。唐言鹫峰,旧曰耆阇崛山,讹也。接北山之阳,孤标特起,既楼鹫鸟,又类高台,空翠相映,浓淡分色。”

    (16)华严寺:唐五代五台山名寺之一。P.2483号《五台山赞》西台:“西北遥望花严寺,芬芬勃勃震随风。”S.4012号《五台山曲子》:“北五台名寺:华严寺、竹林寺、金阁寺……”。华严寺,又称大孚图寺、大孚灵鹫寺。《古清凉传》卷上:中台“从此东南行寻岭,渐下三十余里,至大孚图寺,寺本元魏文帝所立,帝曾游止,且奉圣仪,爰发圣心,创兹寺宇。孚者信也,言帝既遇非常之境,将弘大信,且今有东西二堂,像设存焉。”《广清凉传》卷上:“今五台山中台之东南二十里,有大孚灵鹫寺,两堂隔涧,于今犹在。……汉明之初,摩腾天眼亦见有塔,劝帝造寺,名大孚灵鹫,言孚者信也。帝信佛理,立寺劝人,名大孚也。又此山形,与天竺灵鹫山相似,因以为名焉。元魏孝文,北台不远,常来礼竭。见人马行迹,石上分明,其事可知。至唐朝,因澄观法师于此造大华严经疏,遂下敕改为大华严寺。”又卷下曰:“释常遇……杖锡孤游五台山,寻访圣迹,止华严寺菩萨堂,瞻大圣真容。”P.4617号《五台山圣境赞》曰:“赞大圣真容:金刚真容化现来,光明花藏每常开。天人共会终难识,凡圣同居不可裁。五百龙神朝月殿,十千菩萨住灵台。浮生踏著清凉地,寸土能消万劫灾。”《宋高僧传》卷二十七《唐五台山智頵传》曰:“(北台)有华严寺,是大圣栖真之所,巡游者颇众,供施稀踈。”

    (17)圣灯:在敦煌遗书五台山资料中反映很多。S.5573号《五台山赞》:“南台窟里甚可增,逦迤多饶罗汉僧;吉祥圣岛时时现,夜夜飞来点圣灯,圣灯焰焰向前行,照耀灵山遍地明。”

    (18)善住阁:《广清凉传》卷中:“僧牛云者……其亲送之华严寺善住阁院出家,礼净觉为师。”又《宋高僧传》卷二十二《唐五台山善住阁院无染传》:“以贞元七年到台山善住阁院。”

    (19)罗睺:今五台山有罗睺寺,唐初创位,位于显通寺东隅,为五台山五大禅处之一。P.4617《五台山圣境赞》中有“赞肉身罗睺:罗睺尊者化身来,十二年中在母胎;昔日王宫修密行,今日凡室作婴孩;端严肉髻同千圣,相好真容现五台,能雨众生无限福,世人咸共舍弥财。”

    (20)王子寺:唐五代五台山名寺之一。P.2483号《五台山赞》:“王子寺前花果绕,天盆寺北足虫狼。”S.4012号《五台山曲子》后列五台名寺有王子寺。《古清凉传》卷上:“大孚寺北里,有王子挠身寺,其处先有阿育王古塔。至北齐初年,第三王子于此求文殊师利,竟不得见,乃于塔前,烧身供养,因此置寺焉。”“王子烧身寺,东北未详其处、远近里数,是中台、北台南、东台西,三山之中央也。”《续高僧传》卷二十五《释明隐传》:“中台东南三十里至大孚灵鹫寺,……有东西二道场,中含一谷西北上八里许,有王子烧身塔。寺元是齐帝第三子,性乐佛法,故来山寻,如其所愿,烧身供养,因而起塔。”

    (21)降龙大师(874—925),法名诚惠,唐末五代时五台山王子寺僧。《宋高僧传》卷二十七及《广清凉传》卷下并有传,《通鉴》及《旧五代史》亦有记载。《广清凉传》卷下:“降龙大师,俗姓李氏,讳诚惠,本蔚州灵丘县人也。……及长,风骨爽秀,神智不群,乃诣台山,依真容院殿主法顺为师,至年二十,登坛受具。……后有王子寺僧众湛崇等,率众连书,殷请住持,展师资礼,师不违来,愿徙居彼寺。……后唐庄宗,闻师高行,同光元年七月,遣使持紫衣师名,敕书赐之,……今赐号广法大师。”死于同光三年十二月。“师终后,敕赐谥法雨大师,并灵塔号慈云之塔,今现在本寺。”《宋高僧传》卷二十七《后唐五台山王子寺诚慧传》所记与此相同。而《资治通鉴》及《旧五代史》所记与此大异,《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三后唐庄宗同光三年夏四月:“初,五台山僧诚事以妖妄惑人,自言能降伏天龙,命风召雨,帝遵信之,亲帅后妃及早弟、皇子拜之,诚惠安坐不起,群臣莫敢不拜。时大早,帝自邺都迎诚惠至洛阳,使祈雨,士民朝夕瞻仰,数旬不雨。或谓诚惠:‘官以师祈雨无验,将焚之。’诚惠逃去,渐惧而卒。”《旧五代史·许寂传》:“同光时,以方术著者,又有僧诚惠,诚惠初于五台山出家,能修戒律,称通皮、骨、肉三命,人初归向,声名渐远,四方供馈,不远千里而至者众矣。自云能役使毒龙,可致风雨,其徒号曰降龙大师。京师旱,庄宗迎至洛下。亲拜之,六宫参礼,士庶瞻仰,谓朝夕可致甘泽。祷祝数旬,略无征应。或谓官以祈雨无验,将加焚燎,诚惠惧而遁去。及卒,赐号法雨大师,塔曰慈云之塔。”诚惠不但影响大,而且在五台山有相当大的势力。《宋高僧传》卷二十八《晋五台山真容院光嗣传》记光嗣自两渐(此字似误)运茶入五台山,“仍泛海至沧州,运物入山,时降龙大师者,率众弹压,缁伍畏焉。”

    (22)新罗王子塔:S.5573号《五台山赞》东台:“滔滔海水无边畔,新罗王子泛舟来;不辞白骨离乡远,万里将身礼五台。”

    (23)金刚窟:《古清凉传》卷上:“王子烧身寺东北,未详其远近里数,是中台北台南、东台西,径路深阻,人莫能至。传闻金刚窟,金刚窟者,三世诸佛供养之具,多藏于此。……迦叶佛灭后,文殊师利,将往清凉山金刚窟中,释迦佛出时,却还至柢洹,一十二年,文殊师利,将还入清凉山金刚窟内,……佛灭后,文殊并将往清凉山金刚窟中。”《广清凉传》卷上:“金刚窟,即文殊大宅,此窟在东、北台二麓之下,楼观谷内,南北岭间,有石门,乃先圣出入之处,人多不识。昔有繁峙县佛慧师,曾入此窟,行约三十里,有横河,既济即平川,无复凡木,但见宝林,极望四周,金楼琼塔,炳然晃目,佛慧师出为人说此。”《宋高僧传》卷二十《唐代州五台山华严寺无著传》说无著曾入金刚窟。P.2483号《五台山赞》:“众生遥礼金刚窟,时时回观菩萨堂。”S.5573号《五台山赞》:“金刚窟里美流泉,佛陀波利里中禅;一自来来经数载,如今即是那罗延。”P.4617号《五台山胜境赞》有“金刚窟圣境”。

    (24)波利:《广清凉传》卷中《佛陀波利入金刚窟十二》:“佛陀波利者,……北印度罽宾国人也,亡身徇道,遍睹灵迹,闻文殊师利在五台清凉山,远涉流沙,躬来礼谒,以唐高宗大帝仪风元年,至台山。”后又返回印度取来《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并翻译出来,“再至五台山,相传入金刚窟,于今不出。”《宋高僧传》卷第二有《唐五台山佛陀波利传》亦曰:“波利所愿既毕,却持梵本入于五台,莫知所之。或云:波利隐金刚窟。”后法照“入五台山礼金刚窟”,亦见佛陀波利在金刚窟中。

    (25)玉华寺:《广清凉传》卷上中台有五华寺:“中台东南有玉华寺,世传:昔有五百梵僧,彼中修习定慧之业,九夏炎暑,即就中台安居,三冬凝寒,即返玉华,禅诵励精,苦志不废寸阴,常有骡三十头,不烦驱策,从北川上下,运斋粮以供僧用,如此凡数十载,未尝缺之,即今中台厨堂之北,犹有旧寺基址存焉。”

    (26)维摩对谈法座:不见记载。

    (27)文殊师子灵迹:P.4641《五台山圣境赞》:西台“宝台高回足灵祥,师于遗踪八水傍。”P.4617号西台赞并同。《古清凉传》、《广清凉传》失载文殊师子灵迹。

    (28)骆驼:S.467号《五台山曲子六首》上北台:“骆驼,风眇眇,来往巡游须是身心好,罗汉岩前观奈好(何),不敢久停唯有神龙操。”又S.5573《五台山赞》曰:“东台东坡骆驼焉”误。

    (29)龙泉水:又称大龙池,在北台山下。见《堵山圣迹志》注(41)。《广清凉传》卷上:“中台北,北台南,中间有诸佛浴池,……四面是水,中心有土台,方园三尺,号为菩萨盥掌,游戏之地,其岁香气氛馥,色相光明,人熟视之,神移目乱,不敢久住。然人亦罕到池中。”与龙泉水位置相当,疑即其水。《宋高僧传》卷十二《唐福州怡山院大安传》:“安游五台,入龙池沐浴,虽久寝涟漪,殊无奋暴雨雹之怪,观者惊悚。”

    (30)化金桥:五台山中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佛教僧徒附会为圣教祥物。敦煌遗书五台山资料中记载很多:S.467号《五台山曲子六首》:“上西台,真圣境,阿耨池边好是金桥影。”P.2483号《五台山赞》:“东台磊落甚称高,天成寺里圣金桥。”又(此处有遗漏)5578号:“五色云中化金桥,大悲和尚把幡招;有缘佛子桥上过,无缘佛子逆风飘。”

    (31)上米铺:S.5573号:“有一天女名三昧,积米如山供圣贤。”《广清凉传》卷中《天女三昧姑九》:“古德相传云:有天女主昧姑者,亡其年代,自云:‘大圣命我居华严岭,嘱曰:汝宿缘在此,宜处要津,行菩萨道,接引群品,资供山门,我亦照汝,又与一分供养,令汝经年不饥不渴。’远迩人闻,礼奉供施者如市。姑乃募工,营建精宇,不日而成。躬诣乡川,化人米面,身自背负,以充供养。川陆之人,迎施者唯恐在后,游台黑白之众供亿无筹(待查)。……门徒无生众等,咸依师嘱,供养不绝。”天女三昧所造精宇即为上米铺。

    (32)竹林:即竹林寺,唐五代五台山名寺之一。S.4012号列五台名寺中有竹林寺,为唐法照和尚创建。《广清凉传》卷中《法照和尚入化竹林寺十六》:“其后法照大师,乃度华严寺南一十五里,当中台中麓下,依所逢大圣化寺式,特建一寺,乃以竹林题号焉。”《宋高僧传》卷二十一唐五台山竹林寺法照传》:“以大历六年正月内,与华严寺崇晖明谦等三十余人,随照至金刚窟所,亲示般若院立石标记,……自后照又依所见化竹林寺题额处建寺一区,庄严精丽便号竹林焉。”

    (33)金阁寺:《广清凉传》卷中《道义和尚入化金阁寺十五》记道义“向中台顶上,处处巡礼”,因入化金阁寺,“大历元年,列其上事,闻奏太宗皇帝,帝下敕建置,诏十节度使照修创焉。”《宋高僧传》卷二十一《唐五台山清凉寺道义传》:“大历元载……蒙勃敕金阁寺,宜十节度助缘。”又卷十一《唐汾州开元寺无业传》:“又往清凉山,于金阁寺读大藏经。”《广清凉传》卷上中台有金阁寺。S.4012号记五台名寺中有金阁寺。

    (34)灵境看神钟:《广清凉传》卷上南台今益寺三中有灵境寺。P.4625号《五台山赞》:“南台南脚灵敬(境)寺,灵敬(境)寺里圣金刚;一方菩萨声赞叹,圣钟不击自然鸣。”

    (35)法华寺,唐五代五台山名寺之一。《广清凉传》卷上南台今益寺中有法华寺,又S.4012号记五台山名寺中有法华寺。

    (36)佛光寺,注见S.397号《往五台山行记》注(8)。

    (37)解脱:注见S.397号《往五台山行记》注(9)。

    (38)常住:S.397号记载五台山佛光寺有:“常住大楼五间,上层是经藏,于下安众,日供僧五百余人。”

    (39)圣寿寺:S.397号有载。

    (40)福圣寺:S.397号有载。

    (41)文殊尼寺:不见记载。

    (42)清凉寺:《古清凉传》卷上:“(孝文)石堂之东南,相去数里,别有小峰,上有清凉寺,魏孝文所立,其佛堂尊像,于今在焉。”“清凉寺,依山立名,讬居岩侧,前通涧壑,上接云霓,长安二年五月十五日,建安王仕并州长史,奏重修茸。”P.4625号《五台山赞》:“清凉寺住半山崖,千重楼阁万重关。一万菩萨声赞叹,如若云中化出来。

    西天路竟

    S.383号

    西天路竟一本(1)

    东京至灵州四千里地(2)。/

    灵州西行二十日至甘州,是汗王(3)。又西行五日至肃州(4)。又/西行一日至玉门关(5)。又西行一百里至沙州界(6),又西行/二日至瓜州(7),又西行三日至沙州(8)。

    又西行三十里入鬼魅/碛,行八日出碛至伊州(9)。又西行一日至高昌国(10)。

    又/西行一千里至月氏国(11)。又西行一千里至龟兹国(12)。又西/行三日入割鹿国(13)。又西南行十日,至于阗国(14)。又西行/十五日,至疏勒国(15)。

    又西南行二十余日,至布路沙国(16)。又/西行二十余日,至迦湿迷罗国(17)。又西南行二十日,至左/兰那罗国(18),此国出雪山也,更无山也,此是北印/土也。

    又西行八日,至佉罗理(19)。又东南长行三个月,至/波罗奈国(20)。又东行一日入林,行七日出林,此林煞难/过,至旷野国(21)。又东行三日,至那迦罗里(22)。又南行/二日,至那兰陀寺,寺东三十里有汉寺,汉僧在此/也(23)。又西行七十里,至王舍城,圣迹不少也。

    又西南行入/林,行三百余里,至金刚座(24)。座西一百余里,至昧底寺。/

    又南行壹年七个月,至南天竹(竺)国。西南海边有宝/陀洛山,

    其山东、西、南、北各四十由巡,南面是大海,西、北、东/面是淤泥若水(25)。/

    东京至西天路程

    [题解]

    S.383号,卷首通曰“西天路竟一本”,尾题曰“东京至西天路程”,故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黄永武《敦煌遗书最新目录》皆定名为《西天路竟》。黄盛璋《西天路竟笺证》

    (《敦煌学辑刊》第六期)认为:“伦敦博物馆藏敦煌写本《西天路竟》为北宋乾德四年(966年)诏遣行勤等一百五十七人西域求法中之一沙门行记,与同次赴印之《继业行程》、及《宋

    史》、《佛祖统记》所记行勤等路程皆合,旧以为唐末五代写本者,误也。此本有明显之省略,间有脱误,因抄倒而注有钩[](待造)等号多达三处,尤为传抄而非原本之证。”本卷首起东京开封,尾至南天竺国宝陀洛山及淤泥若水。共有二十一行。

    其他信众还在看:

    《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卷四·五台山行记

    热门信息:

    一万菩萨绕清凉行程概览

    五台山三日游最新解读 清心策划的圆满朝圣路线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五台山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五台山微信
    ●许愿祈福:这样加持力最强
    ●99%的人许愿祈福都在迷信
    ●正信才能受用佛法
    ❶加持力最强、最殊胜的路线
    ❷到世界最古老的寺院进香祈福
    ❸台湾著名高僧海涛法师推荐行程
    ❹严持菩萨戒的清心老师亲自领队讲解
    ❺3天穿越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各代古刹法宝,世界绝有!
    ❻走经王《华严经》记载,“一万菩萨绕清凉”路线
    ❼到文殊祖庭礼拜文殊菩萨得大智慧
    ❽到观音祖庭祈愿平安吉祥

    大智慧的人推荐的祈福方法,点击了解详情:
    2019五台山祈福许愿

    五台山华严菩萨说:这样拜佛毫无用处,点击了解详情
    骷髅磕破也徒然,为何还有过失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