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五台山>五台高僧>

    请佛

    时间:2012-11-23 08:15-来源:未知-点击
    文:清心居士
    五台山六道木佛珠结缘


        请佛法师,俗名赵文彬,1916年生于山西省神池县小寨乡利民寨村。1931年出家。目前为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五台山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他是我国佛教界目前最有声望的高僧之一。
        早在1980年,即二十多年前,笔者就有幸认识了请佛法师。之后,由于交往甚多,彼此间就成了要好的朋友。二十多年的时光飞也似地去了。但至今回忆彼此交往的那段岁月,历历往事依然如在目前。
      由于搞文化大革命,五台县的政协工作被迫停顿了十几年。直到1980年,政协才又开始恢复工作。就在这一年,笔者与请佛法师同时当选为五台县政协常委。其时,笔者为五台县五台中学教师,是该届常委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而请佛法师是年已65岁的老人了。但由于佛菩萨的保佑,他看上去特健康,一点不显老相。那时,县政协主席是梁振国同志,他同时兼任中共五台县委常委。老梁对政协工作抓得很紧,特负责,特辛苦。他为人忠厚,生性善良,所以大家都很拥护他。在五台县,他具有很高的声望。那时候县政协经常召开常委会。一开会,老梁总要派车到五台中学去接我,而我却因代着毕业班和补习班的语文课,常常不能按时参会。我记得,经常是我去了,大家早就开了好一阵子会了,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好在大家都理解我,所以不仅不反感,而且还有好些人主动为我打圆场,其中也包括请佛法师。有一次,我去得迟了,已没座位了,身着灰色僧衣的请佛法师,主动把我拉过去跟他同坐把椅子。那天,会议政程较多,以致于我必须得在五台县招待所住一晚。正好请佛法师那屋两支床位,只住着他一个人,于是粱振国主席说,玉照你就跟老和尚住一个家吧,你俩都有学问,取长补短,互相交流吧。请佛法师生性沉静,不爱多言。但你要问他些事情的时候,必详细告你,显得很友好,很真诚。他很爱学习。我见他在客房里看得不是经书,而是报纸,是他从五台山带来的《天民日报》。另外,会上给常委们发的资料、文件他也要逐字逐句加以研读。而且他公文包中常装着本小《新华字?》,遇到读不准的字、词,他就马上打开字典认真查找。他对我说,文化底子薄,加之年事已高,记性不好了,读东西离开字典不符了。我知知他是能海上师的得意门生,甚得能海真传,对显密二宗造诣极深,是五台山佛教界公认的饱学之士。随带字典担能说明他学习之认真。
      我俩慢慢熟惯起来
      1980年,十年浩劫刚结束不久,人们对那场“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依然心有余悸,故说话都十分小心。浩劫中所受的灾痛都是铭心刻骨舶。在房间里,我向请佛师讲述了我在那场灭绝人性的“大革命”中九死一生的遭遇,他不住地点头,并不时插问一、两句。受能海上师的影响,请佛法师也是一个十分爱国爱教的和尚。
        民国25年(1936年)能海上师在上海办事处讲经,听讲者常达数千人,请佛师听到后,欣羡不已。同年,能海上师来到五台山接任广济茅蓬方丈,开讲《四分律戒》、《菩提道次第科颂》。因他讲解透彻,深明哲理,到五台山学法的和尚喇嘛不断增加,能海便从中选拔精进者40余人组成金刚院。而请佛法师出于学法成绩突出,便成了金剧院士。其时,他才20岁。“七七事变”爆发,因惧日寇破坏,能海上师率部分金刚院士返回四川。而请佛法师也在随行之列。此后多少年,他就一直没离开能海上师身边。能海上师是个对祖国统一、世界和平做出过积极贡献的和尚。1950年,能海法法师参与接待入藏解放军代表,并派弟子隆果随军人藏,担任翻译,对西藏和平解放多有建树。1952年,能海上师参加了以宋成龄为团长的和平代表团,出席了维也纳世界和平会议;1955年,他参加了以郭沫若为团长的代表团,出席了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亚洲和平会议。请佛是能海生前最得意的门生之一,所以他从能海上师手上学到的不仅是对经学的深湛的理解,而且在思想上、人格生都深受其影响。这对他后来的成长起了很大作用。
      1953年3月,能海上师离开四川,率部分弟子来到五台山清凉桥,复修吉祥寺律院,重建道场,就寺安居。而请佛法师也同时回到五台山清凉桥。在这里,他们一直生活了多少年,在这些年中,清凉桥的僧人们响应国家号召,在能海上师带领下,积极参加劳动,生产自救,绿化荒l山,只要是国家的号召,请佛法师总是冲在前面,千在前面。那时,寺里还养了不少牲口。请佛法师经常上山寻找不归群的牲畜。他对我说,遇上下雨,有时也得出坡。虽然山路很滞,不免摔跤,但在那雨水中,撑一把大红油布伞站在山头上,望四周雨雾弥谩,白茫茫一片,那心里可真静呀…。他说这语的时候,脸上显出一种恬静的笑容。可见他对那段艰苦的劳动岁月依然很留峦。在绿化荒山、植树造林的运动中,请佛法师是五台山</a>僧众中出了名的不怕苦不怕累的人,而且多次被评为植树劳模。清凉桥的僧人们在五台山止植树造林500余亩,其中就有请佛法师很大的贡献。他对我说:“张老师,对参加劳动我一点不含糊,因为咱就出生在受苦人家。从小有这方面的锻炼。”我说,请佛法师您是老前辈,是长者,可不敢称我什么老师啊!他说,老师是最辛苦的,也是最崇高、最神圣_的,谁都离不开老师的培养和教育。因l此,’老师理应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尊敬”。他说得当然有理。然而刚刚结束的文化大革命向世人展示什么?学生斗老师,学生打骂和侮辱老师在长达十年的时间内已成了时尚。无数杰出的人民教师不堪学生的侮辱与折磨含恨离开了人世。笔者在文革开始时,刚从大学毕业一年多,结果也受到了残酷批斗;几近丧命。追怀往事,历历在目。辛辛苦苦的人民教师在毁灭文明的文革时期遭受了人世间最不公正的待遇。因此,面对请佛法师对人民教师的公正评价,我从心里对老租尚又增加了几分尊重与敬仰。一其实,请佛法师在文革时期也受了很多苦,文革初期,五台山</a>的造反派赶和尚出庙,撵和尚回家也成了一种革命行动。请佛法师也被赶出了他原来所在的寺庙。但因为他家庭出身好个人简历和社会关系均设问题,而且已无家可归,所以就让他在显通寺暂住,顺便保护五台山有关部门迁送该寺的一些珍贵文物。靖佛法师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惫。1967 年元旦,请佛法师的恩师能海上师被迫害致死,使请佛法师从精神上受到极大打击。当造反派再一次问他老人家还有什么亲入时,他毫不犹豫地说:你们想赶我走,我走就是了。于是他又回到阔别了几十年的神池县老家——小寨乡利民寨村。出家三十多年后,他又成了一位实实在在的农民。由于他从小在家乡长大;对家乡的农活儿他并不陌生;再说,出家后:尤其是全国解放以后,国家号召寺庙僧人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美化环境,他同向寺中众僧也经常参加体力劳动;加之,恩师能海号召僧人寺庙庙僧养牲畜种地。实行生产自给,尽量减少国家负担,所以他们寺庙的僧人对于农业活儿个个在行。在神池老家的几年中,他兢兢业业完成生产队分配蛤他的劳动任务,故深受社员欢迎。劳动之余,在地头坐下来,他沉默寡吉,不苟言笑,对于村中的是是非非从不参言接舌。收工回家,一有闲暇他就坐下温习经书,向往有一天能够重回五台山。他们家族中好多人劝他娶妻成家,而且有几个年轻寡妇见他身体好、爱劳动,为人忠厚、办事可靠,愿意嫁给他,可他却拒不成家。他弟弟急地说:哥,我知道你还想出家,可你看这局势,还允许吗?再说,我听到五台山被撵回老家的和尚喇嘛有好些人都娶下老婆了,哥,你现在要,还能娶个年轻的,再拖就只好娶老婆婆了。老女人,连她自己也料理不了,能伺候你?哥,你要考虑将来,你老了以后,没个老婆谁照料你呀?请佛法师不火不恼,说我就是考虑到了,再将来才不娶哩!他对他弟弟说,这场文化灾革命极不正常,将来肯定会有个正确说法哩。我相信共产党相信党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会有个重新评价哩一我迟早一天最终还会上五台山的。
      对佛的忠减,对国家前途的希翼就在那“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艰难岁月之中,他依然矢志不变。这就是请佛师的可贵之处。他对我说,在文化式革命中被赶回家的那段岁月里,他又系统地将显、密二宗的主要经卷认真温习了一番。在从他的谈吐中我看得出请佛法师是一个沉着冷静的富有远见卓识的高僧。身处顺境,他不张狂;身处逆境,他不悲观。他心静如水,心气平和得让人惊讶,让人钦羡。心不静难成太事。不管干什么。都需有一种正常平静的心态。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是不多的,故能攀登到顶蜂的人也总是有限的。这是他多年修持的结果。果不出其所料,1973年形势稍有好转,请佛法师又被五台山有关部门请回了寺庙。他是在文革尚未结束时就被请回五台山的为数不多的僧人之一。通过跟请佛法师的认真交谈,我们彼此问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之后,每次召开政协常委会,若我不到会的话,请佛法师总要问粱振国主席,说张玉良老师又顾不上来了?就这一点,梁振国同志几次转告我,说请佛见你不到会,总要问问。那是1981年秋。粱振国主席带领全体政协常委乘一辆大轿车到下盂台视察东冶乳股厂、刘家庄电厂和段家庄水电站。请佛法师早早就端着茶杯上了车。待我上车后,他拍拍身旁的座位,示意我挨他坐。于是我俩又坐到了一起。
      车一过神西村,山水的景色就鲜丽了起来。两山夹峙,一水中流。滹沱河在落差越来越大的山谷中声势浩大地奔流着,“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河两畔的山坡上一片碧绿,绿得深沉,绿得流油。我说,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我看呀,这里的山水也不差啊!这时就有好多人加以附和,说只要稍加开发,再加以大力宣传,神西沟里也是一处好旅游景点啊!
     请佛法师面带微笑,目光不住地在山求向游戈,显得兴志极高。他连连对我说,不错,不错,这里景色挺好。我说,顶上峨眉山的景色嘛?他说,各是各的特点。那里不错,这里也挺好。我说,你是个折中派。他笑笑,没说什么。猛然问,他指着从窗前不时闪过的黑枣和柿子树对我说,老张你快看,结得果实多稠啊!
        他称我“老张”了。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去掉了一层客气而变得亲近了。粱振国主席见有人伸出手去拽黑枣,便让司机将车停下来,对大家说,这黑枣树离村子远,东家不往回收,你们谁想吃就挑好的吃吧,只是这品种不太好,大家少尝尝。黑枣不养人,吃多了坏肚子。下了车放眼一望,哈,满沟满梁尽是核桃树、花椒树、柿子树、黑枣树,五颜六色,硕果累暴,给美丽的山水画更增了浓艳的一笔。请佛法师眯着眼东瞅西看,兴致极高。多少年以后,他见了我,还又谈起神西沟里那如诗如画的风景。之后,五台山佛教协会恢复工作,请佛法师被选为副会长。会长由章木样担任。1984年,笔者由五台县调到了忻州地区文联。听说在我走后,在一次政协常委会上,有几位同志问粱振国主席,说为什么就放张玉良起走了?他们的意思是眼下县里正缺好老师,不该让调走啊!据事后粱振国主席跟我谈,说其中就有请佛法师,“他显出很不想让你走的惋惜之情”。也就是从1984年开始,请佛法师连任山西省五、六、七届政协委员,并于1988年当选为五台山佛教协会会长。笔者自凋到忻州地区文联之后,经常陪本省和外地一些作家上五台山游览采风。显通寺是必游之地。每游到此,我总耍忙里偷闲,到位于显通寺藏珍楼后院的佛协会去看望一下请佛法师。每次去,多见他盘腿打座在矮矮的小炕桌旁边,面前黑红色的檀木经架上展放着经书。他手里拿着一根磨得光光的细桌棍在慢慢地翻动书页。他的心可真静呀,神情也太专注了,有几次我都站在他小屋的地下了,他依然目不斜视,专心一意读他的经书。他那矮矮的小炕桌上总是整整齐齐放着一摞报纸,当然是新的。除了经架、报纸之外,进有一个很不显眼的紫砂小茶杯,杯里总有酽酽的茶水。每次见到我,他第一句话总是,“哎哟,张老师,老朋友,快坐快坐。”  他总是那么热情、客气而彬彬有礼。时间有限,因为我不能长时间将我所陪同的客人丢下不管。所以,每次只能坐三、五分钟。而每次临走的时候,他总是问我,我给你带点什么吧?我总是摆手,说什么也不用带,我有哩。有一次,他问我:“你有新加坡产的风油精吗?”我笑了,说投有。他便拉开他那矮矮的小炕桌上的抽屉,取一盒递给我。临走时,还总要给我点好茶叶。请佛法师爱喝茶。茶水总是拨得酽酽的?而且常是红茶。他那茶水一般人喝见都有点苦,可他说茶酽点才好。在毕生寂寞而清苦的僧侣生涯中:喝茶成了他的一大嗜好,一种享受。请佛法师爱看报。在我所认识的五台山的著名高僧之中,他是最爱看报的一个。身为五台山佛协会会长,自然每天有人专门给他往办公室(兼卧室)送报纸和信件。可他却有个习惯,每天估摸到邮差快来送报时。他就主动到佛协办公室去等。报纸一分开,他就很自觉地将属于他的几份报纸拿上走了。五台山前宗教局刘天良局长告诉我,说请佛法师看报,特专注,特认真,对于好的文章他能翻来复去看几遍。笔者曾问过他,说请佛法师您觉得看报影响不影响您念经?他说念经是毕生之事业,而看报是短暂之行为。念经是僧人的本行,但也不能啥时也念呀。念经是为了更好地修持,绝不是为念经而念经。报纸,尤其是《人民日报》,是党和国家的机关报,上边刊登的文章大都是最新的消息,是最具权威性的。看报,能让我们知道当前正在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使我们的头脑时时清醒。做为一名僧人,必须要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本国的人民。我们所喜爱的的是祖国的繁荣昌盛,人民的幸福美满。如果认为自己出家了,脱离红尘了,就对国家和人民之事啥也不关注。那是不对的。祖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人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离开了祖国和人民,你出家修行从何谈起!
      这就进一步说明,请佛法师确实是秉承了他的恩师能海上师爱国爱教的思想。再说,做为国内四大佛教名山之首的五台山佛教协会的会长,他如果不关心时事,怎么能做好佛协的工作呢?看报,既是他的一种爱好,也是他为搞好工作的一种手段。
      请佛法师还有一种爱好,那就是散步。每天清晨和黄昏,他总要抽出一点时间或在庙院,或在寺外,一个人静静地或在曙色之中,或在夜幕之下,踽踽独步,息心养性,强身健体。
      有一次,他走在显通寺后而的乡间小路上,太阳已经落山.月亮还没有出,光色昏昏暗暗的。夏日的晚风不凉不热地吹着,使背手踱步的他身心感到特别地舒畅。猛然间,他看见路旁的一棵小榆树躯杆被极度地弯了回来,而且在急剧地摇晃摆动。是谁想折断这裸树?请佛法师大声问道:“谁?'话刚出口,他马上被一种想不到的情状怔住了——树权里吊着一个人。凭那风中飘动的长发,他想到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年轻女人。当他断定这个女子是在上吊寻死时,马上就冲上前去,将那双脚离地身体腾空的女子抱住,并使劲从树权中解开了用布袋绾成的结。那女子已不省人事。但尚有微弱的一点气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该如何是好呢?其时,请佛法师已年近八旬,无论如何单凭他一个人是无法将这昏迷不醒的女子抬到五台山卫生院去的。没办法,他赶忙回去叫人。后来,经过卫生院医生的尽力抢救,那年轻女子终于醒了过来。
       姑娘姓夏,山东某地人,困高考落榜对前途失去了信心.随生出家之念。到五台山之后,经多方打听,寺庙里并不随便收徒,她傍徨绝望,于是便选择了轻生之路。幸得请佛法师相救,才幸免一死。
        出院后,为报请佛法师救命之思。夏姑娘愿意永远留在请佛师身边,端茶递水,养老送终。请佛法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早日回家,以免父母挂念。夏姑娘见请佛法师拒不收留,就说她要出家。并说,您是佛教协会第一把手,只要您点头同意,我就可以马上出家。清佛法师说,信仰自由,这是谁都不能干预的。但就你的情况来说,我认为你不是真心想出家,也就是说你不是真心爱佛,你是因高考受挫而一时间想不通,赌气而为之,并非发自本心,故不能答应你出家的要求。而且,即使现在让你出家,将来你也还是要回去的,因为你的目的还是想上大学,对不对?请佛法师说到这里,夏姑娘哭了,呜呜咽咽哭得很伤心。显然,是请佛法师切准了脉,触动了隐痛,才引发夏姑娘如此裒恸的哭声。经请佛法师再三做工作,夏姑娘方才回心转意。觉悟后的夏姑娘眉头放展了,跟费讲话也通情达理了。总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临别时,请佛法师给她带了点路费,让她路上不要延误,速速回家,以免家人挂念,夏姑娘连连点头。最后她给请佛法师深深地鞠了一躬,洒泪而别。之后不久,请佛法师接到了夏姑娘及其家人的来信,他一颗悬着的心才安然放下。信中淡及夏姑娘又参加了高中补习班,请佛法师感到特别高兴。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在救命之后又指点迷津,使之感悟人生,其功德更为大矣!一次,我曾向他问及此事,并夸奖他做了一件大好事。他轻轻一摆手,说你遇上这事能不管吗?谁遇上也一样。能见死不救?
      他的心态永远是那么平和。
      他一生以戒为师,生活十分俭朴。时至今日,他依然每天课诵:《大威德》、《上师供养法》、《金刚经》和《药师经》等。他始终注重内省和自修,潜心佛学理论研究,对《四分律藏》.《现证庄严论》、《法蕴足论》和藏传佛教格鲁派仪规与密部要典研究尤为精深。他生活节俭,从不多占寺院一分衣食,在五台山供职期间,  自从他当选为、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后,好几年我再没见他。
      由于五台n山宗教局和忻卅地区(后改为市)宗教局要联合出版一本《五台山当代名僧》的书籍,由我写稿,于是在2000年初冬,我到太原市祟善寿山西省佛教协会去采访请佛法师。当我见到他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几年不见,他苍老了许多。当随行的刘天良局长向他讲明我们的来意后,他居然对自身经历已说不成个样子了。据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心中就有就有了无限的感慨。
      我想,如果选篇文章早写几年,请佛法师一定会向我提供好多鲜为人知的宝贵事例,让我尊敬的请佛法师,但愿再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会将封存在记忆中的无数宝贵资料讲述于我,因为这对发展我省的佛教文化太重要了。
      请佛法师,希望您多多保重,  
     

    五台山清心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站总编
    清心老师·微信号

    其他信众还在看:

    正说五台山(4):佛典记载最早的高僧 灵迹都在这里

    宋高僧传

    续高僧传

    揭秘:高僧不把脉 为何能诊断404种疾病的来源

    行善为何反增烦恼?五台高僧一针见血 道出缘由

    高僧开示:天天抱佛入睡,自己却浑然不知

    农历十二月五日 北宋高僧吴山净端禅师圆寂纪念日

    农历十二月四日 临济宗高僧首山省念禅师圆寂纪念日

    农历十二月二日 西晋高僧竺法护译出《佛说魔逆经》

    五台山佛商研修班
    点击或扫描上述图片
    了解《五台山佛商研修班》详情

    热门信息:

    2022年五台山在线《公益活动》时间安排

    首家:五台山公益住宿预订平台

    跟着经典大朝台行程表:绕清凉

    五台山朝圣费用明细

    五台山三日游最新解读 清心策划的圆满朝圣路线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五台山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五台山微信